快船老板激怒主教练 邓利维公开反击言语激烈

  这是对仗的第二回合。由于感到埃尔金-贝勒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球队经理的职权,麦克-邓利维轻松愉快地向快船老板唐纳德-斯特林表明:想更换教练组是吧?你爱咋就咋。

  这将会成为你所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斯特林赢球或者下课的言论引来邓利维周二的这番回应。这是他的球队,他当然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操作……不过,尽管你能够聘用任何一位教练来带领球队,处理眼前的乱局,但我可不认为他们会做得比我好。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邓利维评论道,斯特林严厉的言辞令他感到震惊。虽然斯特林仍然认为快船绝对有机会创造一个成功的赛季,并且以此对邓利维施压,这位主教练却说,正常人都知道我们现在离季后赛有多远了。

  至此,如果说斯特林不太正常,估计不会在读者当中产生大的争论。不过,斯特林周一说的话听起来有点不同于往日。他为球队糟糕的历史战绩责备自己,并且强调,为了打造一支胜利之师,他不惜付出一切。

  要达到这一目标,斯特林认为主教练应该做得更好。另一方面,邓利维却说,他的工作遭到球队管理机构里一些人的破坏;在篮球层面上,这些人根本不应该插手。

  我认为,邓利维说,这就是现在的局面。他说快船目前的困境其实早被他料到了,于是整个夏天他致力于两宗交易,然而当时却遭到决策人员的反对。他反驳说,如果交易成功了,球队现在肯定更加具备竞争力。你给我设定了资金预算,我也就接受了。我并不会把球队薪资水平增加到征收奢侈税之上……不过,如果一些不在篮球运营层的人员,不同意按照我们收集的情报做出有利于球队的交易,那么很遗憾,我对此无能为力。

  邓利维认为快船本来可以和小牛队商讨马盖蒂与特里的交易–马盖蒂在这个赛季之后将成为自由人。不过斯特林插手到这件事当中。他曾经允诺不干涉球员运作,可是却由始至终表明留下马盖蒂,否决了这起交易。邓利维也曾经想要签下马刺自由球员比诺-尤德利,不过精打细算的快船总裁安迪-罗瑟觉得尤德利不值得花这么多钱。

  邓利维说贝勒同意了这两宗交易,不过不记得当时具体的情况。他建议给贝勒打个电话。

  贝勒说,我们的确讨论了交易的事。邓利维很清楚,在我知道马盖蒂愿意续约之后,我想把他留下。

  综上所述,快船内部似乎一团糟。邓利维甚至暗示,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所有人远离他的事务,放手让他来决定球队的未来。

  只要球场上的人有权做出关于球队的决定,我们的处境就很乐观了。而只要我在这里,我会为此负上全部责任。我也保证大家在这里都会很愉快。邓利维说。他认为快船的一切都运行良好,言下之意即所有人都听从他的安排。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他敦促斯特林花5500万延续克里斯-卡曼的合同的那天。

  我支持留下卡曼,斯特林继而付给他这份薪水。然而去年卡曼早早地受伤了。整个赛季他打得并不出彩,但也说不上丑陋。邓利维接着说,仅仅凭着这些情况,他们否决了我后来的一些建议和我作出的一些决定。

  现在,卡曼恢复了健康,他看上去很对得起这份大合同,由此更坚定了邓利维的辩驳–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却令他与斯特林产生了直接的冲突。

  斯特林邀请贝勒参加了周一的会谈,随后说他很希望球队经理和主教练有更好的表现,否则他就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商讨过程中,他指示贝勒做些工作,在交易截止日之前补充一名好的球员,一名有潜质力挽狂澜的球员。

  不过邓利维觉得这几乎是荒谬可笑的。我们将要得到科比、韦德还是詹姆斯呢?如果得到他们当中一员,我很赞成斯特林的意见。不过即使把他们交换过来,我们仍然需要打出34胜10负以上的战绩才能进入季后赛。

  我只做一些着眼于球队未来的交易–其它决定对于我们来说都等同于自杀,做了就可能成为下一支纽约尼克斯。如果你想通过大合同来获得赛季的瞬间转变,那么,即使我是球队的老板,这并不是我努力的方向。

  斯特林要求交易。这个指示不禁使人们猜测他是不是要让贝勒为快船本赛季的坠落负上责任。邓利维还有1700万的合同在身,如果他那么坚决要支配球队的运作,为什么不让他去呢?

  我想不到有哪支球队打算放走一名出色的球员,这唐纳德也是了解的。贝勒说。很明显,斯特林讲话的时候他没有听。邓利维没有充当球队的经历和教练。这些工作都有明确的描述。他没有孤立起来,我们是作为一队人来工作的。

  而邓利维说他和贝勒在大多数情况下的想法是一致的。然而,只要与邓利维待上一阵子,不难察觉到他正在实施着自己的计划。如果贝勒同意了,那就太神了!

  贝勒并不担心赛季末被解除,然而斯特林周一和他的会谈确实是记忆当中第一次如此尖锐地针对这位球队经理的。至于邓利维,贝勒没有说他是否同意了斯特林的想法(某些队员还需要加以指导)。然而邓利维本人表现得无所拘泥,我完全不同意。斯特林是这样说的,但是我并不买账。我不觉得这是一个事实。

  邓利维说他尊重斯特林。他上任快船主教练,也是由于他相信斯特林愿意尽其所能去朔造一支胜利的球队,尽管其他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我没有把伤病作为理由。邓利维在确确实实拿出伤病作为理由之前这样说,但是不能忽视的是,伤病每场比赛报废了我们3000万的合同。要不试试每场比赛削减其它球队2000万到3000万,看看情况怎样。

  我认为球队还是乐观的。联盟里很多球队和伤病做着斗争,他们早早失去希望了。我们没有办法做好,我们有的只是做的真正的完美。邓利维对斯特林的焦虑表示理解,他明白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一定是票房不理想。但是他说,快船的球迷能够理解球队目前的状况,也有足够的耐心呆在球队身边。我不肯定我们是否给球迷带来足够的信心,不过我相信球迷是聪明睿智的,他们能够理解。他还补充道,任何懂得篮球的人都知道如果布兰德和利文斯顿在的时候我们能打出怎样的成绩。球迷们告诉我,只要票房不提价,他们很乐意上船。

  斯特林仍然寄希望于快船马上打出胜战。邓利维对此表示同意,不过他也说,可能是我的一个缺点。我从来不以教练的角度看短期的事,我考虑的是,如果我是球队的老板,我会怎样长期做下去。

  邓利维说,我从来没有躲开生命中的任何一次公平决战,也从来没有躲避说出事实。

  我完全愿意走上战线–让我得到这个机会吧。你相信我,给我一份合同,那么请你让我坐我想做的事情。如果这些工作没有成效,我为此全权负责。我乐意挑起这个担子,也很有信心–我们会成功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