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评分9以上的玄幻小说《巫神纪》《我是至尊》《紫川

  哈喽大家好,最近很多小伙伴反映不知道看什么小说,不知不觉就陷入书荒啦。那作为老书迷的小编一定帮大家解决难题!今天继续给大家推荐好看的小说,让你分分钟沉浸剧情无法自拔!关注小编,远离书荒~

  时值乱世,群雄并起;烽烟处处,山河破碎。九尊智囊云扬大难不死,潜心复仇;惊天智谋,踏破国仇家恨;铁骨柔肠,演绎爱恨情仇;绝世神功,屠尽人间不平;丹心碧血,谱写兄弟千秋!

  是的,他将灭世策的力量,为自身保留了一成!他研究这一成,已经研究了足足两万年!

  他认为自己能承受,但是,却没有想到灭世策的力量如此巨大,以他现在的肉身,竟然根本承受不起。

  所有海族,在一声令下之后,都是用一种豁尽性命一般的态度,直接将自己所有的妖力,尽数施展而出!

  整个海底,所有所有的海兽海怪海妖,尽都浮出水面,竭力引导海潮,越来越猛烈的酝酿,海浪之高,已经到了七千丈之高!

  嗯,现在不用排了,山已经没了,无量海水向着已经一马平川的血魂山旧址,呼啸而去!

  浪高万丈平时或者只是一个夸张的形容词,而今,此时此刻,就是浪高万丈,席卷天地!

  这一幕,尽被五百里外的玄黄营地看入眼内,每个人都清晰地看到了海族所鼓动的浪头赫然已经与青天平齐!

  一时间,妖皇志得意满,意气风发,这一刻,他心中的亢奋已经去到了某种不可遏制的程度!甚至,都有些呼吸急促白发飘飘了。

  随即有些担心的看着妖皇,低声道:“陛下,您……您还是不要太过于劳累,有些事情……吩咐我们做就好……”

  妖皇皱起眉头,喝道:“千钧一发,万古霸业!你磨叽什么?朕现在只有神元气足,精力无穷,哪里就累了,朕要御驾亲征,亲临前线,彻底打通血魂山,奠定我妖族千秋万古之大业!还不速速前去传令!”

  为了这一天,妖皇陛下励精图治,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你看他满头的头发都白了,雪白雪白的。甚至,整个面容也变得苍老,枯瘦……

  陛下昨天早晨的时候,明明还是满头黑发,充满了生命的光泽,现在怎地变化如斯?……

  头发色泽可不仅是变得雪白,而且还好似枯草一般,全然没有半点生命力痕迹……

  还有,陛下的面容怎地憔悴至此……明明昨天早晨,还是成熟风韵,气吞河岳……

  还有还有,那生命力近乎枯竭的状态又是怎么回事,连我都能够感觉到,分毫不假啊……

  妖族大军,听闻号令,如同潮水一般飞凌半空,跟在巨大的海潮后面,疾驰而去。

  东方浩然西门翻覆北宫琉璃等人眼见情势丕变,急转直下,一个个眼珠子全都红了!

  依照大家的设想,纵然灭世策功成,破了星空大能遗留在血魂山的伟力,造成血魂山坍塌瓦解,但大山崩碎总有一个过程啊,总会留下相当部分的残骸吧?

  以血魂山的山体体积而论,就算山形尽溃,剩下的山石,也堪稍阻敌势,给己方战力留下相对充裕的应变余地。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那灭世白光霸道至此,非止破掉了存在了无数岁月的星空伟力,更令到血魂山整个没了,彻底的化作了云烟。

  那么坚固雄伟的血魂山,不可摧毁的血魂山,就像个肥皂泡,幻影一般……没了。

  而且还是这么宽的通途,以此为攻伐途径,再辅以随着海水而入海众往里冲,如何抵挡?!

  三大天宫麾下的所有高手,迅速应变,第一波呈扇形,在三位宫主的率领下,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三大天宫合计人手战力,千万亦有余;但说到能够在这一场大战之中派上用场的,却至多不过两百万左右。

  海皇,鲨王,鲸王,一众海族顶峰强者,尽都站在浪头之上,哈哈大笑,显得志得意满,长驱而入,战意高昂!

  人族战力纵强,纵然有不惜一死的意志,但在大势之前,不过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云扬一马当先,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水相神通在此刻全力运转,极限发挥,意欲一阻水势!

  他何尝不知道此举希望渺茫,这样的狂暴的整个大海的力量,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如果此法真有可能掣肘,他又岂会不早早施展,但是他不愿意放弃,更加不会放弃!

  随着轰的一声爆响,恍如银瓶炸裂,方圆数万丈的海水,包括夹杂其中的无数海妖海兽,突然停滞在空中,随即,轰然爆碎!

  举凡是在此范围内的海众,除了圣君圣尊以上的个中高手之外,余者尽数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随即整片海水,竟成倒卷而回态势,浪头急转直下,正与强势而来的妖族第一批队伍来了正面冲撞!

  妖族的整片队伍至少有一大半都被乍然回头的浪头打落了下来,落水者浑浑噩噩,手足无措,旋即就被后来的海中妖兽吞噬干净。

  当然,这里说的数百万,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海族妖兽,说到参与两族终战的精锐力量,顶多也就被灭杀了十万余而已。

  两百年前的蓝河战场,光明帝国最后的军团在魔族的喧嚣声中崩溃,帝国最后的元帅和皇帝战死。

  混乱的西川大陆上没有了共同的君主,群雄并起而混战,武力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本钱,制霸天下,是一代代强者的梦想。

  七八六年的四月六rì,紫川家的西南方面军主力抵达旦雅城郊,与林氏家族设立的旦雅大营遥遥对峙。因为林家入侵西南的部队都被抽回了,所以帝林军一路兵不血刃的抵达了旦雅,军容极为鼎盛。此次增援西南的紫川军共有二十一个师外加八个特种旅,共计二十一万兵马,其中有三万人的骑兵军,大军分成左中右三路营地分驻。

  另外,西南历来是元老会的重点势力范围。这次,各省的元老和贵族大多站在帝林政权这边,他们的私兵也被整编参加到帝林的军团中。虽然经过紫川家的收编,每个贵族的私兵都不得超过五百人,但西南的贵族和元老实在太多,参战的私兵总共有一万五千人之多。他们被单独组编成军,被帝林委派监察厅军官指挥。

  当然,西南贵族们如此积极的参加,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忠君爱国热情——开玩笑,真正忠君的贵族现在该跟帝林拼命的。更重要的是,帝林大人已经放出话来了:“若非同道,便为敌寇!”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嚣张的家伙准没有好下场的,但问题他现在还是活蹦乱跳呢。“公当面痛骂逆贼,群贼变sè,公历遍酷刑而面不变sè,慷慨就义,溢号忠贞”——虽然被史书这么记上一笔确实很过瘾也很光彩,如果是别人干这种事贵族们说不定还会喝彩叫好一阵,但若要他们自个来的话,贵族就敬谢不敏了。那个杀人魔,他可是动辄屠人满门的。

  而林氏家族的旦雅大营则拥兵二十三万,大部份是步兵,骑兵只有一万五千余人。

  这是一场吸引了全大陆目光的战役,在林家和流风家,很多军事观察家都迫不及待的显摆自己的先见之明,纷纷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表示战况必将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最终林家必将会凭借着雄厚的实力取得最后胜利。

  旦雅城下,十几名黑衣宪骑奔跑着,漫天灰尘中,一挑黑sè的飞鹰旗赫然醒目。

  几分钟后,旦雅城门打开,城门道口传出轰隆的马蹄声,红sè的骑兵cháo水般涌出,烟尘滚滚的朝城外扑杀而去。紫川家宪兵毫不示弱的冲上去,斜斜的一头撞进了林家骑兵的队伍中。两军对撞,数百只马蹄扬起了高高的灰尘,黄沙遮目,伸手不见五指。两军就在这一片烟尘中厮杀交战着,只听得交战的声音一阵接一阵传来,凶狠的马刀砍劈声,武器碰撞的铿锵声,战马的嘶鸣和死伤者的惨叫声。

  交战声一阵便告结束,一群黑衣骑兵从那沙尘中冲出,斜斜向北冲去,风声将他们的狂笑声带到了城头:“林家无能,废物一群,哈哈!”

  战场上的黄沙和灰尘渐渐被吹散,一幕凄惨的景象出现在面前:的骑兵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失去主人的战马孤零零的伫立着,不时发出悲哀的长嘶声。重伤的士兵在尸堆中嚎哭惨叫。幸存的士兵六神无主的坐在马上,眼神迷惘,像是无法接受刚刚发生的事情。

  说话的人是林氏家族的军务长老林康,望着城下正在远去的骑兵们,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压抑的愤怒。

  中校头低得都快碰到地了:“下官无能,堕了家族的威风……下官……愿受军法处置。”他又是愤怒又是屈辱,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自家门口,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敌人只有十几个,自己出动上百名骑兵出去围剿,却被人家一通砍杀干掉了十几个后扬长而去。

  “算了。中校,鼓舞jīng神,来rì再战。如果打败仗就要受军法……”林康环视周围的军官:“我这儿都剩不下人了。”

  林康长叹一声,叹声中蕴含着无奈:“偌大的林家,难道就真找不到能与他们匹敌的勇士和猛将吗?”

  林氏家族在大陆上第一个创建了大规模的皇家军事学院,创建了职业军人和义务兵结合的先进军制,拥有各种先进的军事理论和战术技巧,也拥有jīng良的武器,但唯独缺乏一样东西——在一个和平了两百多年的国度里,军人要培养剽悍血xìng实在太难了。

  遥想追忆林家先祖,林凤曦的坚韧和才华,林枫的英才绝代,林坚毅的慷慨激烈,哪个不是一代豪杰。没想到在西南传承了三百年后,林家把先祖的气魄都丢光了,只剩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玩弄yīn谋的手段。当代林家人物中,只有林云飞还算继承了先祖的风骨。可惜,英才总是死得太早……林康制止了自己的思想:这是不可触碰的敏感话题。

  自从帝林军安营后两军进入对峙阶段(其实从名义上说是他们还是紫川家王军,但河丘高层无不对那层画皮嗤之以鼻,直捷称之为帝林军团)在斥候战中,河丘军处于全面下风。林康多次选拔军中勇士出击,企图打破其优势,但都宣告失败。在小规模厮杀中,帝林军强悍的战力崭露无遗,每次都把河丘斥候打得落花流水,夺命而逃。紫川家的宪兵还要不依不饶的追杀,就像今天这样,十几个宪兵就敢追到旦雅城下来叫战,林家的斥候活动范围被压得越来越窄,越来越小。

  世上没有人是傻瓜,能充当侦察斥候兵的更是jīng明过人。那些最强悍最勇敢的武士战死后,剩下的官兵也学了乖。每次接到出营查探的任务,他们就听命出城晃荡——跑到城头看不到的地方就行了。至于线和帝林军血战——别开玩笑,再热血的战士死里逃生十几次后血也该冷到跟冰箱里的可口可乐差不多了。至于说侦察报告,那好糊弄,大伙儿串通好口供,回家就胡说八道一通好了,要多惊险有多惊险,血战连城。若是相信他们的口供,简直跟半个紫川西南军都交手过了。

  此消彼长下,帝林军斥候活动得更加嚣张。他们不但压制了河丘军正面的活动范围,甚至还数次侵入河丘军的后路,袭击了河丘军的补给队和信使。虽然损失不大,但给旦雅指挥部造成了沉重压力。尤其是失去了对帝林部队动向情报的掌握,这更是令林康深感惶恐。

  “启禀长老,照目前形势来看,很遗憾,对方单兵战力在我军之上。为打破僵局,下官建议增派斥候部队,将斥候增加到连队以上规模,以打破对方的封锁。”

  那军官顿时语塞。林康冷哼一声,却是对答案心知肚明:形势会跟现在一模一样,自己照样会被压着打。而且,如果自己增兵的话,帝林也肯定会跟着增兵,前哨战就会不断升级,最后变成两军主力的对决。但现在,决战是不符合林氏家族利益的。

  “没办法了。只好拖了,帝林军的辎重和储备都不如我们,拖到他们退兵就好了。”

  七八六年四月十五rì凌晨,在发白的黎明天空下,急速的马蹄打破了旦雅大营清晨的寂寥。从河丘赶来的信使带来了可怕的消息:数量可观的帝林军部队已经越过了边境,进入了河丘国土,他们正朝着林氏皇室的首都河丘城挺进。

  “敌人手段残酷,简直是闻所未闻!”信使脸sè发白,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们一路烧杀掠夺,凡是所经的村庄和城市都被烧成了白地,居民被杀戮一空!如今,米加城和罗巴城都已被敌人攻陷了,敌人正在城池里大肆放火呢!长老会已下达军令,命令从各地抽调守备部队前来抵御。旦雅大营也要采取相应措施,以阻止敌人对我国的破坏!”

  部将们低着头,无人敢抬头直视。敌人大营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分兵出击,但己方居然毫不知情,这种失误已不能用过失来形容了。

  其实,先前林康也有担心,战火有可能蔓延到河丘本土去。但林睿告诉他:“不必担心!帝林现在的地位很不稳,紫川秀、明辉等军阀随时都有可能掀起一波复国浪cháo将他掀倒。那时,唯一有可能收留他的国家就是我们林氏了。这个意思,我们已让河丘驻dìdū大使给他转告了,想来他知道怎么做的。毕竟两国交战是一回事,滥杀平民又是另一回事了。”

  林康是在四月十五rì凌晨得到帝林入侵消息的,其实,早从dìdū出兵之时,监察厅的参谋部就做好了大规模入侵林家的计划了。

  “计划代号‘野火’!林氏家族敢悍然侵占西南,无非是视我监察厅政权软弱可欺罢了。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世人知道与我们为敌的下场!”

  开战后,帝林将宪兵团jīng锐力量投入先遣战中。经过数天的绞杀与厮斗,林家的斥候被杀得寒心丧胆,不敢越雷池一步,成功的屏蔽林家的耳目后,帝林军开始执行代号为“野火”的大规模侵杀战术。

  四月十二rì,在先遣斥候的掩护下,西南大营秘密向河丘本土派出了四支特遣队,各部将领如下:

  哥普拉统率第一特遣队,下辖部队两个步兵师,兵力两万人;沙布罗统率第二特遣队,下辖一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兵力一万五千人;白厦统率第三特遣队,下辖两个步兵师,兵力两万人;帝林统率第四特遣队,下辖两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和一个特种师,兵力三万五千人;除了这四路特遣队外,禁卫统领今西负责留守大营,统率剩余的十二万部队牵制旦雅大营的林家主力。

  在黎明的晨曦里,各路兵马依次出发。士兵们铠甲黑亮,眼神森然,杀气冲天。队伍如同一条蜿蜒的黑sè巨龙从盘踞的巢穴里探出了头,不见头尾。

  将军们一个接一个行了军礼,转身大步离去,黑sè的军服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今西用力行了一个军礼,肃容道:“大人,这世上,有人痛恨我们,有人恐惧我们,有人厌恶我们,但却没人能无视我们。男儿能如此一生,虽死足矣!能跟随大人您,是下官最大的幸运!”

  帝林凝视今西,他用力拍拍对方的肩头,什么也没说。他转过了视线,把目光投向了东边天际的红霞,一轮红rì正在冉冉升起。

  这是一场茫然的征战,谁也不知道前路和曙光在那边,也不知道这样的厮杀什么时候能结束。作为谋逆和弑君的同犯,每个人都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无边的鲜血,无边的黑暗和绝望,更可怕的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和出路,这样的绝境里,再坚强的铁汉都变得脆弱。

  支撑监察厅走到现在的,是彼此之间的团结和支持,是那种比兄弟更亲密的情谊。

  抱着同样的负罪信念,整个监察厅凝聚成坚强的刀锋,大家护卫着彼此的后背,紧紧的抱成一团,抵挡着一轮又一轮挑战。强悍的男人们骄傲的创造了一个奇迹,迸发出令世人恐怖的力量。

  黎明时分,帝林亲自统率三万步兵和五千骑兵离开了西南大营,兵马径直朝林氏国境奔去。大军一路疾行,午间时,中军已越过了紫川家与河丘的国界碑,轻易的粉碎了林家边防部队的抵抗,大军呼啸着冲入林家国境。

  就在帝林军团越过界碑的那刻起,恐怖的消息伴随着烈火与铁蹄一同涌入,血海淹没了林家的东部边境,河丘蔚蓝的天际被乌黑的浓烟所笼罩。

  四月十三rì,罗巴城被帝林攻克,屠城。十一万人被杀,帝林下令焚城。就在燃烧的城池边上,监察厅士兵筑起了大规模的景观。

  四月十三rì,沙布罗攻克林家东部重镇多马城,俘虏驻军士兵七百人,全部斩首,但他没有对平民出手,而是打开城门放该城的民众逃生后再放火烧城。

  ……从本质上说,军队是一部高效的杀戮机器,一旦这部机器对着平民全速开动时,它造成的破坏和毁灭是无可抗拒的。面对着一支从与魔族的厮杀中磨练出来的军队,由平民激于义愤组织起来的所有抵抗都不过很好的阐述了“螳臂当车”这个成语。对于一般平民来说,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找到:监察厅搞起屠杀来是很有经验的,步骤明确,流程清晰,就跟机器生产流程一般熟练。

  当历史变成传说 当传说变成神话 当神话都已经斑驳点点 当时间的沙尘湮没一切 我们的名字,我们的故事,依旧在岁月的长河中传播 一如太阳高悬天空,永恒的照耀大地,永远不会熄灭 记住,曾经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昂首挺立在天地之间,好像擎天之柱,从没有对任何人弯腰屈膝 他们手握风雷,他们脚踏龙蛇,他们拳裂大地,他们掌碎星辰;他们是我们的先祖,他们和我们有同源的血脉,他们行走在大地时自称为巫,他们破碎虚空后是为巫神!

  田地里,无数农人正在辛勤的伺弄庄稼;草场上畜群慢悠悠的行走,犹如大片浮云飘荡在绿色的海洋上;高空中,有战士骑着猛禽飘摇而过,坐骑尖锐的鸣叫声撕裂了云层,引得地面上好些孩童纷纷抬头嬉笑、追逐。

  有渔夫撒钩,正吊起了一条数尺长的大鱼,年老的渔夫大声叫嚷着,差点被奋力挣扎的大鱼拖下水去;老渔夫身后一名健壮的少年飞扑而来,一把扣住了鱼鳃,将这条剧烈抖动的大鱼硬生生拎上了渔船,然后一拳打晕。

  这少年,悍然是大巫巅峰的实力,但是看他稚嫩的面庞,他最多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

  大夏立鼎之后,人族气运鼎盛,短短数年之间,人族繁衍增长的速度飙升,年轻族人中的天才俊彦也是层出不穷,人族的综合实力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不断提升。

  尤其姬昊斩绝了那三尊外来的开天圣人,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奇异气运之力融入人族之后,人族的崛起之势更是一飞冲天,短短数年的变化让姬昊和姒文命都感到胆战心惊!

  “阿叔,不要说我撂挑子不干活儿,实在是……欠下的人情,要还啊!”姬昊懒洋洋的看着姒文命,随手将一大块龙皮卷轴递了过去:“哪,巫殿划分九大殿堂的组织制度,还有人族大巫以九鼎测定实力的评定标准,以及人皇大权和巫殿大权的平衡规则,全在这里了。”

  用力的指了指脑袋,姬昊看着姒文命大叫道:“绞尽脑汁啊,阿叔,你当这些东西这么容易琢磨出来么?尤其是啊,我走了,龙族、凤族也要搬离盘古世界,这天庭……”

  抬起头来看了看天,姬昊压低了声音:“以后天庭就是东公、西姆掌权,可是漫天星君都是我人族巫神,我的一些想法都写在这里了,您考虑着办啊!”

  姒文命肃然接过龙皮卷轴,他幽幽叹息道:“真要走?不留下帮我?大夏,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哩。”

  能怎么办呢?能留下么?答应了虚影了啊!虽然他请姬昊帮忙的事情不难,却极其的耗费时间,更是碰运气的事情,答应了的话,就得做嘛!

  看着满脸是笑的姬昊,姒文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目光深邃,犹如两柄利剑,好似要刺穿了这一片穹庐:“好吧,你带一支人走,却也是我人族苗裔。盘古世界之外,还有如此多的精彩世界……等大夏局势稳定了,阿叔也带一支人出去走走、逛逛。”

  姒文命同样‘嘻嘻’一笑,他很开心的说道:“为我人族计,当然是要尽可能的,将我大夏的旗帜,插遍这一方天空。”

  ‘当啷’一声巨响,轩辕剑在姒文命腰间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无边剑意弥漫,引得盘古剑也在姬昊腰间剧烈的震荡起来。

  姒文命笑着说道:“那些异族能进来,我们当然也能走出去!未来,会有伏羲圣皇、神农圣皇、轩辕圣皇坐镇人族,永镇盘古,其他人,都会和阿叔我一起走出去!”

  更重要的是,数年前的那一番惊变后,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还有两位教主尽皆重伤,全都关闭了道场一心一意的修心养性。

  除开娲灵,人族的这群用祈并祭坛晋升圣位,以无量功德融合大道的圣皇、先贤,他们就是盘古世界的至强者。而娲灵却是大夏的保护神,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当姒文命都要带着人族大军冲出盘古世界,统辖亿万巫神征战无数异世界的时候,未来……谁说得清呢?

  站在大河边,姬昊和姒文命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很多,姬昊一直是淡淡的笑着,但是姒文命的脸色却是变化了多次,好些时候,他很凝重的低头沉思,更有一些时候,他掏出了笔墨,将姬昊的话死死的记在了龙皮卷轴上。

  远处突然传来了蛮蛮欢喜的叫声:“姬昊,姬昊,东西都打点好了哩。蛮蛮把阿爹的酒窖都给搬空了,还有祝融部最好的酿酒师傅都带上了,啊呀呀,还有好多好多东西,全准备好了。”

  河风吹来,长发飞舞的少司站在远处一个小山包上,笑吟吟的看着蹦蹦跳跳向姬昊跑来的蛮蛮。

  看着活泼欢快的蛮蛮,姒文命突然笑了:“还记得,但年在南荒初次见你……真没想到,最终救了盘古世界的,却是你!”

  姬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苦笑道:“盘虞所化黑洞被封印在我体内,三彭也在我灵窍之中沉睡,原始魔尊也在我心头封印,救了盘古世界……我这浑身都是邪魔,想想看,我还是应该远走高飞,省得哪天这些家伙突然惊醒,又惹出麻烦来!”

  姬昊搂着蛮蛮,看着眼神中带着浓浓担心之意的姒文命笑道:“阿叔不用担忧,等我……等我完成了我许诺的那件事情,盘虞的所有都会变成我的,三彭也好、原始魔尊也罢……终有人对付他们。”

  姬昊笑了,他伸手在盘古剑上一抓,就听一声轰鸣,一枚拇指大小的大斧虚影被他从剑体内抓了出来。将这小小的斧影递给姒文命,姬昊笑道:“这是开天圣人盘古所用大斧的一点本源,阿叔将他温养在九鼎之中,无论是布置九州结界,或者用来应对敌人,终是有用的。”

  “多用一些先天神料喂养他,说不定,未来大夏会有一柄神兵气运,总归是好的。”

  拍了拍蛮蛮的脑袋,姬昊肃然向姒文命鞠躬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大踏步的离开,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姬昊啊,姬昊,我们要出去玩么?带这么多人出去啊?呀,我们是不是要像那些异族一样,去很多很多的世界,和很多很多人打架,然后抢他们的地盘,抢他们的东西?”

  “打仗嘛,最有趣了……在大夏,没人敢和蛮蛮动手,真个没意思。还是出去找那些胆大的人欺负才有趣!。”

  “再说嘛,这盘古世界就这么点东西,都看腻了,还是得找些新奇的好玩的才有趣啊!”

  姬昊走到了少司身边,一手抓着少司的手,一手抓着蛮蛮,肩并肩的向远处走去。

  “可是,蛮蛮啊,总有一天,你会想念盘古世界的。”姬昊的笑声随风远远传来:“到时候,你不许哭鼻子才是……毕竟嘛,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才能回来啊!运气好,或许一两百年,运气不好呢……谁知道呢?那就真是,天知道了。”

  姬昊在南荒丛林的老友蘅箩君、老石和老树怪混在人群中,蘅箩君坐在老树怪的枝头上,一边啃着果子,一边用果核朝着老石的脑袋乱砸,果皮果核丢了满地都是。

  耶摩杉椰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她同样带着娴静的笑,一只手轻轻的放在肚皮上。在耶摩杉椰的身后,当年那些被姬昊生擒活捉成为俘虏,却侥幸依赖姬昊的庇护逃脱盘虞吞噬的异族们,正一脸漆黑的站在那里。

  鸟语花香、物产丰美,加上安宁祥和可以安居乐业的盘古世界,放着好日子不过,谁愿意踏入茫茫混沌,再次颠簸流离过那不知道明日如何的苦日子?

  这些异族贵族们,他们可是享受惯了的人,他们如何舍得放弃盘古世界的优渥生活?

  看看笑呵呵站在一旁监督他们的雨牧,再看看跃跃欲试不断拉弓搭箭的羿地,还有一脸迷迷糊糊站在一旁打呵欠的太司……

  毕竟盘虞都被姬昊封印了啊,他们还敢说什么呢?他们其实心知肚明,姬昊怎可能将他们留在‘独属于人族大夏’的盘古世界?

  没看到那些龙族、凤族都开始了搬迁么?除了留下四海龙王还有四方凤主,其他的龙族、凤族主力已经分别瞅准了盘古世界附近的一个世界,开始向那两个世界搬迁、侵略!

  纯粹的盘古苗裔都不敢和人族竞争大势,乖乖的离开了盘古世界,他们这些异族……除了走,还能怎样?

  祝融氏,姬夏和青茯,还有姬昊的一众亲朋,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边。他们知道姬昊要离开,他们不知道姬昊为什么要离开。

  但是没人提出异议,如今的姬昊不论做什么、说什么,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盘古世界大势。所以,没人提出异议,没人劝说姬昊任何一句话,因为他们知道,姬昊所做的,定然是有原因的。

  三人跪地,向祝融氏、姬夏和青茯分别叩拜行礼。姬夏和青茯分别将手按在他们的头顶,按照南荒的传统,向天地神灵祈祷,帮三人祈福。

  祝融氏干脆化身为一道烈焰,绕着姬昊、少司和蛮蛮跳起了太古之时原始神族沟通天地的祭祀之舞。

  一道道天地之力不断向祝融氏汇聚而来,四周的祝融氏、金乌部的族人同时唱起了古老的祭祀歌谣。

  天地金桥已经和东皇车辇融为一体,在姬昊强力的催动下,东皇车辇化为方圆数万里的一座巨型城池,承载着一众追随者,承载着数百万心不甘情不愿的异族贵族遁入了鸿蒙混沌。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希望小伙伴们喜欢。如果大家有什么喜欢的小说,欢迎大家留言告诉小编,我来给你推荐,来我这里观看,欢迎点赞关注收藏,期待你的留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